君以墨

请拉开查看–
佛系。
更文慢
魔道粉全职粉镇魂粉各种粉。
魔道和全职是我的底线。
不喜欢ky。
笔文差,ooc。
希望你们能有一个不错的阅读体验。
就这样。

至于很久以前发的文

相信我!没有坑,那篇穿越那些事等我全部写完了之后会一起发上来。真的真的真的没有坑d(ŐдŐ๑)

对于阅读体的cp

暂定忘羡。可能不会加别的了。肯定是一些相识的人会有感情。写出来的话还是看大家的理解了。
其实有很多时候想要表达很多东西到时候写出来的话就是只有一点。所以说到了后期,修文是肯定会有的。说不定哪天再一次看第一章就不一样了。

没错又是一个梗

大概是乱葬岗三月记的大纲吧。

ooc有私设有。
和以前一样,如果有想拿梗的在下面说一声就可以了。

魏无羡摔下乱葬岗,因为乱葬岗下有厚厚的一片尸泥,才幸免一死。
但是还是受了重伤。
平日里,晚上爬树上,早上也很少有时间到地上去。
有一次去找吃的的时候,在乱葬岗内发现两具尸骨。
是他的父母。
魏长泽的腰间挂着一管竹笛,魏无羡幼时玩过。只是常年埋在尸泥之中。早已被染得黑红。(至于为什么它没烂没染的不均匀,这是玄幻小说嘛)
竹笛常年处于尸泥之中,有着极大的怨气,魏无羡将它命名为陈情,意为“陈年旧情”,并且想起了少时提出的怨气的用法。开始尝试接触怨气。
然后被打被咬被伤被反噬。在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说话。每天都处于快死的境界。伤了病了也无法,只好等它自己好。三天两头吃不了东西,水源都是污秽,甚至是红的。此时魏无羡活着的意义,只有报仇。
他的心境在慢慢改变,他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然后,夷陵老祖,离开了乱葬岗。
他仍是笑像,却再也没有真正的笑了。

一个自己创的辣鸡群,希望有人来。
可聊天可催更可扩列可潜水。群号在评论发一次。
希望能有道友来说说话。

魔道祖师的阅读体【5】

时隔多日的更新,想我没。

日常求小红心小蓝手评论评论评论评论评论评论评论评论评论评论评论评论

 评论评论评论评论评论

欢迎捉虫,欢迎催更。


  那张脸,和如今的他的面貌,一模一样。

  亦或者说,那张脸,是莫玄羽的脸。

  无论这个系统有多么逆天,都是无法将已祭出的灵魂寻回的。

  所以,这个“莫玄羽”究竟是谁?

  看着“莫玄羽”腰上挂着的木笛,魏无羡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魏婴?”魏无羡向前走一步,缓慢却坚定的说道。

  金凌对此很是惊讶“魏无羡,你是疯了吗?他怎么会是”

  “魏无羡?”话还没说完,便被“莫玄羽”打断了。他咧开嘴,笑了笑。可眸中却是一片冰冷。

  像极了刚从乱葬岗出来的魏无羡。

  魏婴显然已经理清楚了在场的情况,“你,是谁?”他略带新奇的看着蓝忘机,问道。

  “姑苏蓝氏,蓝忘机”蓝忘机答。

  “为何,我的世界,没有你的存在?”魏婴看着蓝忘机,像是在问他,又像是在问自己。那个世界的魏无羡眼里带着笑,不是冷笑,不是假笑。

  而是真正的带着快乐的笑容。

  仙门百家对他也没有多大的敌意。而他们两人这完全不同的的命运,似乎都是因为眼前这个面无表情的人而改变的。

  “这是我道侣。”魏无羡看见魏婴的眼神,不知为何有点不舒服。他用手环住蓝忘机的腰说,就像是在宣誓主权。

  魏婴感觉自己的世界观被刷新了。又不死心的问了几个问题之后,他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

  在另外一个世界,魏无羡,是个断袖。

  魏婴刻意坐在了无人的地方,虽说他并不是会将另一个世界的仇恨带到这的人,可看见熟悉的面貌却难免有些不适应。

  在进入这个空间之前系统简略的将规则和他说了一下。这也是为什么魏婴第一时间到达空间的时候是观察魏无羡而不是惊讶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见魏婴坐下,阅读也就继续了下去。

  【魏无羡见是蓝景仪等人,大喜过望,心说这下可以被乱棍轰下山了,忙把自己送了上去:“我没看到!我什么都没看到!我绝不是来偷看含光君的!”】

   ……

   众人被魏无羡的不要脸给惊讶到了。

   不过魏无羡打的好算盘算是落空了。毕竟蓝忘机是不会让他离开的。

【蓝湛总不能凭他吹的那段破笛子就认出他。】

   他还真就凭那段破笛子认出你了呢。魏无羡想,他听着自己之前的想法,恨不得将以前的自己打一顿。

   【他自问生前与蓝湛并没有什么铭心刻骨的交情。虽是同窗过,历险过,并肩作战过,但从来都如落花流水,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且因天性使然,他们的关系绝不能说好。……若蓝湛认定他是魏无羡,他们应该早打得昏天黑地了才对。】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一句话也没有说。魏无羡看着自家道侣的眼神,自是知道之前的自己伤他至深。

怎么能够说没有刻骨铭心的交情呢?

蓝湛的屡次出格是因为魏无羡,蓝湛每一次喝酒都是因为魏无羡。只有魏无羡见过他哭。蓝湛为了魏无羡,做了好多好多。蓝湛为了魏无羡,与天下为敌。

 怎么会说没有刻骨铭心的交情呢。

  当时的自己真的是太傻了,魏无羡想。

  为什么不能早一点看出来呢。

  ……

  之后的魏无羡偷偷摸摸的来到蓝忘机所在的地方。妄想拿到通行玉牌。被发现之后干脆就直接的翻到了蓝忘机的身上。

  魏无羡想,当时的蓝湛也许是有些高兴的吧

  不然也就不至于发生下面的事了。

  蓝老前辈,来,吃一颗速效救心丸。

  之后便到了魏无羡的回忆时间。

  【魏无羡觉得,夷陵老祖与含光君的关系,并没有传闻中那般水火不容、两看相厌。当然,也绝对不能算好就是了。……江澄则道:“你一定会成为他教学生涯中耻辱的一笔。”】

   蓝启仁觉得江澄很有远见之名。

   【 魏无羡强调:“特别俊俏。”他比了比头:“一身白,带条抹额,板着脸,背着把剑,活像披麻戴孝。”】

    蓝忘机在听见魏无羡强调他特别俊俏的时候嘴角微微勾出了一抹幅度。

    至于披麻戴孝什么的已经习惯了。

    之后的故事便是在“同道殊途”里听过的了。

    【魏无羡毫不畏惧,挥手道:“怕什么!不是说蓝湛从小就是神童、是惊世之才?这么早慧,他叔父教的那点东西肯定早就学全了,整天闭关修炼,哪有空盯着我。我……”
  ……
    江澄拍了拍魏无羡的肩头,低声道:“盯上你了。自求多福吧。”】

       “哇,含光君,你居然那时候就盯上我了吗?”魏无羡靠着蓝忘机,极为夸张的问道。

之后的剧情便是蓝启仁与魏无羡的斗智斗勇了。魏无羡也首次提出了炼化怨气的想法。

【蓝启仁大怒:“你若是想到了,修真界就留你不得了。滚!”

    魏无羡求之不得,连忙滚了。】

就像是蓝启仁所说的,修仙界后来确实留不得他。即使他一开始并没有做些什么十恶不赦的事。

【聂怀桑道:“其实魏兄说的很有意思。灵气要自己修炼,辛辛苦苦结丹,像我这种天资差得仿佛娘胎里被狗啃过的,不知道要耗多少年。而怨气是都是那些凶煞厉鬼的,要是能拿来就用,想想,嘿嘿,挺美的。”】

聂怀桑收到聂大的凶狠瞪眼﹡1

【 江澄警告道:“够了。你说归说,可别走这种邪路子。”

    魏无羡笑道:“我放着好好的阳关大道不走,走这阴沟里的独木桥干什么。】

只是后来阳关大道不见了。也就只能走那个凶险至极的独木桥了。

世间有这么多的不得已,那些正道修士的恶可以被原谅,因为事出有因。

魏无羡所犯的错也是事出有因,薛洋与金光瑶的更不用说。可他们却没有被原谅。

 只因为他和别人不一样。

 【聂怀桑帮魏无羡抄了两遍《上义篇》,临考之前哀求道:“你救救我的命,我今年是第三年来姑苏了,要是还评级不过关,我大哥真的会打断我的腿!什么辨别直系旁系本家分家,咱们这样的世家子弟,连自家的亲戚关系都扯不清楚,表了两层以外的就随口姑婶叔伯乱叫,谁还有多余的脑子去记别人家的!”】

聂怀桑收到聂大的凶狠瞪眼﹡2

聂怀桑觉得这本书就是针对他的。

小抄满天飞的后果便是魏无羡被关在了藏书阁抄书,还叫蓝忘机来守着。

蓝启仁非常后悔当时的决定。

自己家的白菜就是这样被猪拱走的。

今天下午,本来是想要码字的。然后去b站上面听了一遍何以歌。就毅然决然的把这个歌谱给扒出来了。

一张是计算机的谱,一张是那个调子的谱。

emmm补充一下自己未来要写的全职玛丽苏梗

    大概是all叶吧。。。。。。

     玛丽苏世界的玛丽苏叫做南宫离鸢,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个年头还有这个姓。

     她,是联盟初代的开荒大神。

     她,APM飙到1000+是常态。

     她,是联盟女神!

     她!获得了三连冠。(就算再厉害也不能有我们叶叶的四个冠军)

     可是就是因为叶修。叶修是一个gay,因为喜欢苏沐秋来到联盟。靠着家大势大进入了嘉世。他经常发女装照到微博艾特苏沐秋。伤害过南宫离鸢,在半夜到霸图门下唱好汉歌。第四赛季到第八赛季每一次都害了嘉世得不了冠军。全靠南宫离鸢和苏沐秋苏沐橙撑着。(叶神相信我我还是爱你的)



   ps,受到南宫离鸢的影响,联盟全都在飚手速。喻文州的战术素养远没有原来世界的好。

联盟里手速就是一切,团队赛和打单人赛一样。

南宫离鸢手速可以飚很高很高。但是手不会疼。因为光环的力量。

那个世界所有人都喜欢南宫离鸢,王杰希没有太多责任感,喻文州和黄少天两看相厌。苏沐秋不再关心苏沐橙。周泽楷和江波涛配合脱节。唯一ooc的比较轻的是韩文清和张新杰。

就这样差不多了。

对不起……我黄了……我去面壁

魔道祖师阅读体(四)

欢迎捉虫催更

求小红心小蓝手,求评论评论评论评论评论评论评论评论评论评论评论评论评论评论评论评论

 


【蓝景仪道:“谁是你孩儿们!知道我们是谁家的吗?以为洗了个脸就能充长辈啦?!”】

  黑历史又一次被爆,蓝景仪觉得自己可以去死了。

“五遍”蓝忘机道。

蓝景仪在腹诽了一下蓝忘机的护妻,“是”他说。

之后便是魏无羡的课堂时间了。

【 蓝思追崩溃道:“这不对!夷陵老祖说过的,高阶的吃魂,低阶才吃肉!”

    魏无羡无奈道:“你迷信他干什么,他自己一堆东西都做得一塌糊涂!】

……

  怎么感觉魏无羡骂自己都骂的很顺口呢?

  今天的修士们一如既往的体验到了魏无羡的神奇之处呢。

  【江澄蓝湛都在佛脚镇上等候消息,不知何时才能觉察异变赶上来。灭火需用水,仙门法器不行,那就邪门鬼伎吧!

    魏无羡拔出蓝思追的佩剑,斩下一段细竹,草草制成一只笛子,送到唇边,深吸一口长气。尖锐的笛音如同一道响箭,划破夜空,直冲云霄。

    不到万不得已,他本不应如此大范围强行召唤。可事到如今,无论召来什么都不管了,只要煞气足够重、戾气足够强、足以把这尊食魂天女撕碎就行!】

  江澄知道,这一次事件是魏无羡暴露的根本原因。

  可这一切和魏无羡没有半点关系,就算是他不管,让在场的人硬抗,于他来说,也不会有多大影响。

  真是多管闲事,江澄想。

  和从前一样。

  【金凌拔出佩剑,距离食魂天女已不到两丈,心脏怦怦狂跳,脑中热血上涌:“若我这一剑削不下她的头颅,便要死在这里了——死就死!”】

  看到这,江澄忍不住拍了金凌一巴掌

  再到后面,鬼将军便出现了。

  魏无羡操纵温宁与食魂天女搏斗。最好笑的是此时修士们的举动。

  温宁将食魂天女砸成碎粉,从某种意义来说,是救了在场的所有人。

  可在场的修士们,却将温宁围了起来。

  “果真是名门正派,在下佩服”薛洋嗤笑道。

  【魏无羡思绪急转,当机立断:“看过又如何。会吹笛子的千千万,学夷陵老祖以笛音驱尸的人更是多得能自成一派,打死不认!”】

  怕是这时忘机就已经知道面前的是魏公子了吧,蓝曦臣想。

  不过这倒是魏无羡能说出的赖皮话。

  到后面魏无羡跑出蓝忘机的保护范围倒也是可以理解的。

  若是想要让别人认为自己不是魏无羡的最好方法就是让自己被紫电抽一鞭子。再加上其他人的分析,倒也算是让江澄不再笃定面前的人便是魏无羡了。

  【又有人嘀咕道:“怎么看也不是吧……而且笛子吹得这么难听……学也学得这么蹩脚,东施效颦就是这样了。”

    当年“射日之征”中,夷陵老祖于战场之上,横笛一支吹彻长夜,纵鬼兵鬼将如千军万马,所向披靡,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笛声有如天人之音,又岂是这个金家弃子刚才那呜呜咽咽两下鬼吹可比的?就算夷陵老祖人品奇差,也不能这么个比法。太侮辱人了。

    魏无羡略感郁闷:……你十几年不练,三削两砍做出一只破笛子,吹一声来给我听听?吹得好听我给你跪下!】

  若是别人此时不应该庆幸自己没有被发现吗?为什么到魏无羡这里就是郁闷了啊!

  魏无羡恶心完江澄后又想要恶心蓝忘机,不过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既然蓝忘机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又怎会再让魏无羡离开?

  【  他面无表情道:“这可是你说的。”
    魏无羡:“嗯?”
     蓝忘机回头,不失礼仪,却不容置喙地道:“这个人,我带回蓝家了。”
     魏无羡:“……”
     魏无羡:“……啊?”】

  虽然说这样是不对的,但是……看见魏无羡吃瘪,莫名的爽。

  毕竟能在和这个人说话时占到便宜的人几乎没有。

  【蓝忘机静立山门之前,充耳不闻,冷眼旁观。等魏无羡声音小下去一点,道:“让他哭。哭累了,发不出声了,拖进去。”】

    没有多少人见过蓝忘机这样无理的样子。

    蓝忘机此生所破的戒犯的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因为魏无羡。

    痴情人。

    在之后看见魏无羡当时原来是想要恶心他,蓝曦臣哑然。就算是当时魏无羡说了轻佻的话,他想,蓝忘机也定是不会让魏无羡离开的。

    将魏无羡带到静室后,魏无羡竟然在静室里找到了天子笑。

    这是真的让人很震惊了。

    蓝启仁很生气,但蓝启仁不说。

    蓝启仁前面突然出现了一瓶速效救心丸。

    因为系统认为蓝启仁之后气的时候还有很多。

    后来魏无羡喝了一坛酒,缺德的决定将酒换成水。在半路又打起了偷通行玉牌的主意。

  【他衣服都脱了,还能用嘴叼着那块玉牌不成?】

   也许是因为这句话的立体感太强,众人不免想到蓝家人用嘴叼着通行玉牌的样子。

   ……

   有点辣眼睛哈。

   之后魏无羡又遇见了蓝忘机,也理所当然的看见了蓝忘机一身的伤。

   这不免又让众人惊讶了一次。

   远方突然出现了一束白光,光芒之中依稀能看见人影。那人缓缓走过来。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魏无羡惊讶的睁大眼睛。

猜猜他是谁,猜对的话明天双更